施推拿之术 享人生之乐

在杨润眼里,推拿不是简单的“你来我按”,而是经络腧穴与手法特技的和谐统一
幼年结缘推拿术

杨润是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推拿二科主任。他的患者非常多,每周出诊4天,平均每天接诊40余人,经常要忙到中午1点结束。他的双手和双臂因长期按摩推拿而变得健壮,他的话语间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声。

“幼年时候,我和推拿就结缘了。”杨润说。他的外祖父在灵丘县当地民间武术及推拿方面小有名气,善用“开关术”“解节术”起沉疴,救危急。他第一次看外祖父治疗的是一个腰扭伤的人。当时患者不能站立行走,只能让家人抬着,外祖父就掐住病人的手三里穴,然后让他站起来,再坐下,来回5次,放开病人,他就可以自由走动了。杨润对中医推拿的好奇心油然而生。在外祖父的言传身教之下,杨润逐渐对中医经络穴位推拿产生了浓厚兴趣,心里许下一个愿望:学习推拿。

2000年,杨润考取了山西中医学院针灸推拿系。除了课堂上理论学习外,每到周末都会跟随老师出门诊,学习、巩固推拿手法。在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期间,他因在校期间常跟随老师出诊,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,在临床上渐渐崭露头角。2005年4月,毕业后的杨润开始主持科室工作。2008年,年仅27岁的他正式担任推拿二科主任。

从医10余年里,杨润对于推拿针灸的热情愈发浓厚。2003年,他通过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培养的专业定向人才选拔推荐,师承国家级名老中医、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孙树椿先生,学习“清宫正骨术”。“清宫正骨已有200多年历史,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值得学习和传承的不仅是手法,更是贯穿其中的对患者的仁爱,对推拿事业热爱的情愫。”杨润说。

年轻人要多干活

多年来,杨润始终坚持“外修功法,内养心境”的推拿理念,他认为一方面要通过修炼易筋经、八段锦来提高功法,调理形、体、力,而且需要日积月累,坚持不懈地练习,并配合熟练的推拿手法才能产生舒服、温热的感觉,从而达到恢复或改善人体生机、促使病情康复的效果。另一方面,杨润始终强调“恬淡虚无”的内心境界,就是宁静平和,不受物欲诱惑,不存情虑激扰,所谓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”这也是道家一直以来尊奉的养生的根本途径。“在推拿过程中,医生需要耗费很大的体力和能力,如果没有护身的功法和恬淡的心态,不仅会影响治疗效果,还会对医者自身造成极大损伤。”杨润说。

平常心、耐心、精钻心是杨润始终恪守的“三心”。对于上门求诊的患者,他一视同仁,有求必应,而且耐心细致。一位80岁的老人称赞杨润为“神医”。她说:“我中风以后,这个小伙子给我制订了很全面的方案,先是帮我整体调理,把身体各方面的机能调理好了再对症下药,他医术高明,却不嫌病人麻烦,真的是年轻有为。”

杨润对中医的“中”字有独到见解。“中”即是适中的、良好的。在推拿中,用适当的手法,适当的力,在适当的时间,作用在适当部位,就会产生适中的、良好的效果。“我觉得自己像陀螺一样,一直在转。”杨润笑着说。他工作中经常需要同时诊治十几位患者,而每个诊室只能容纳三四名病人。大多数时候,杨润都在几个诊室间来回跑,从制订诊疗方案到具体治疗过程,每一步他都亲自把关,推拿、针灸、艾熏、拔罐,给病人做不同治疗,经常要加班加点。他常说:“年轻人就应该多干,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,把最好的青春年华献给钟爱的事业。”

从事推拿临床工作10余年,杨润主攻脊柱相关疾病的诊治。以调脏腑、通络等手法调理颈椎病引起的眩晕、高血压、失眠、过敏症、手臂麻木、心律不齐、胃痛、痛经等。在推拿领域,其成绩获得业界认可,并且还担任着山西中医学会针灸推拿分会常务理事,山西针刀医学会常务理事等职务。

推拿更像一门艺术

杨润认为,推拿并不是简单的“你来我按”,而是经络腧穴与手法特技的和谐统一,更是结合了星宿学、现代解剖生理学、天人相应等理论,形成了一套综合的治疗过程,“小天地里包含了大宇宙”。

空闲时间,杨润喜欢听三弦琴。三弦琴只有三根弦,虽然很简单,但音量大,弹出的乐曲千变万化,十分震撼。“在推拿过程中要把握好运功运气的轻重缓急,注意推拿手法的节奏感,做到心中有数,就好像在演奏乐器一样,而人体的经络腧穴就好比琴弦,希望在长期的推拿实践中,枯燥乏味的医学理论和单调的推拿过程谱写成优美动人的乐章。”杨润说。对他而言,推拿更像一门艺术。

跟杨润接触过的人,都会被他的性格吸引,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脸上的笑容。“学医后看到更多的是病人痛苦的面容,希望能在工作中为他们呈现更多的笑容。”杨润说,微笑对待身边的人,不仅拉近了医生与患者的距离,也给予病人情感上的鼓舞,对于推拿的效果有很大影响。“跟杨主任学习的过程,感觉很亲近,更像我们的良师益友。”杨润的学生说。在教学方面,杨润始终强调严于律己,认为只有提高了自身修为,才能影响他人。“我和学生更像是在推拿道路上并肩齐驱的伙伴,在学术上共同进步,没有距离感。”杨润笑言。